单行道——读《瓦格纳·尼采·希特勒》有感

人生是一条单行道,一旦走上,就无法回头。我大步地向前走,风雨无阻。偶尔掉进灾难的泥潭,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从另一端出来,无论是井口之小或是无边无际。因为,路只有一条,别无选择。

一路上,我遇见许多人,善的,恶的。花丛中,邂逅瓦格纳。他闭着双眼,用心地热爱着生活,热爱着自然。他正用生命谱写着“善的德国”。悬崖边,偶遇尼采。我看见一团似火的光芒燃烧在他的双眸中,他说:“我就是太阳!”然后纵身一跃……他的“强力意志”,他的脆弱的生命……几年后,透过一扇紧闭的窗,我找到了他。此时,他正伏案,我能感觉到野心在他的胸膛里疯狂地跳动着,喷射着征服世界的火,幻化成《我的奋斗》。他是希特勒。很想问问他,他是如何把他所崇拜的善的瓦格纳、尼采翻译成了“恶的德国”。几年后,他在慕尼黑,发动了让全欧洲,乃至全世界,在几十年后依然深受其害的纳粹运动。

然而何谓善?何谓恶?萨特说,假设全部人都做一件事,如果这件事的结果是好的,则谓善;如果这件事的结果不好,则谓恶。硬决定论却告诉我,一切事出有因,善恶不存在,道德不存在。一切果,都有一个合理的因。这两个看似矛盾的观点实则并不矛盾。前者说的是行为,后者说的是人格。现代哲学家认为,人格都是平等的,但是人要为包括一切因素(甚至是运气)在内导致的自己的行为以及自己行为的后果负责。因此,希特勒本人无所谓好坏,只是一个人,一个生命,和所有的其他人一样。只是受先天因素(比如可能具有很高的睾丸酮水平)和后天培养(比如他自小深受感动的《尼伯龙根的指环》,他的成长、学习环境等)的影响,他的大脑中形成了与常人不同的认知。然而这并不能掩盖他的行为所犯下的罪孽。

但是从自然以及全人类未来福祉的角度去看,他做的事情真的完全是负面的吗?是否有可能,自相残杀只是自然为了调节生态平衡而在基因里埋下的种子?

这些与我不相干的人们,总是徘徊在我的脑海,让我思考,关于世界,关于人性,关于生命。许许多多这样的人,静止在我的单行道上,也静止在所有其他活着的人的路上。我走过他们,记住他们,并让他们指导我的思维,我的行动。我从未停下脚步,就像时间一样。

更多的,是与我多多少少有些关系的人。在刚踏上旅途的时候,我的父母引领着我的路。十八岁满,他们放手,而我,肩负重重的包袱,走自己的路。我的路,是一条通往大山之巅的坎坷的山路。山上荆棘遍布,毒蛇野兽时常来袭,让我痛不欲生。也有山花烂漫,香气四溢。在这条险峻的单行道上,我遇见了越来越多的同伴,有的来了,又走了;有的,或近或远,一路并肩前行。或许,我能到达最高的山峰,或许不能。但那之后一定是下山的路,它会很平坦,很好走。它是无为之境,是更加浓郁的沉淀。当我到达了山下的平原,我便知道,旅途已经结束。

单行道没有终点,那是下一个轮回的起点。

我,又回到来时的地方,静止在另一个活着的人的路上。

这篇文章并非书评,只是读有所感。对于《瓦格纳·尼采·希特勒》这本书本身,笔者的阅读体验是,前面的信息量很大很有意思,很值得看,可是越往后写文风越随意而夸张,主观意见也越来越极端,逐渐失去了作者作为一名教授所应具有的理性。笔者个人不是很欣赏最后那些文字的态度,但北大自创立以来的魅力也在于思想自由(相对于国内的社会大环境而言。作为中国一流大学,这一点实属难能可贵),多出狂人,因此笔者也无意多做评论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